2015年3月9日 星期一

Clerklog #24 from Clerklog to Clerkmemoir,最後一篇,聊一聊中西醫見實習場域

From Clerklog to Clerkmemoir, End of Story-- Talk about Conventional and Traditional Medicine

不幸變成回憶錄的Clerklog,就以這一篇來做總結吧。




跳著回憶,ENT

ENT是認真科,完全沒有什麼小科會比較輕鬆的這回事。(ENT:我啥時變小科拉?)以前人家戲稱ENT=easy no tension,事實上,才怪!而高長ENT主開大刀,我跟的學長也是開頭頸癌的。跟診的第一天就被電「請問neck mass怎麼evaluate?怎麼DD?」囧翻,我我我,我沒修過ENT咧(不敢講...)。這種被電時刻,切記「莫驚恐,勿慌張」,用一點「common sense」還是可以平安度過。於是乎,我幽幽的說...「infection。」

Infection這個答案幾乎可以殺遍被電時刻的史萊姆,常常任何DD都會有這道infection,所以真感人阿,就這樣蒙混過關。當然,還有另外一個大神「neoplasm」,也可以拿來擋一擋。回去就把醫學系共筆借來瞄了一下,才知道怎麼回答基本題。

有趣的小事
記得有一天去ENT晨會比較晚進去,居然大家都講英文,想說這是什麼整人節目?原來是「因應國際化之禮拜三paper英文報告」。還有這樣阿(摸下巴)。ENT紅也不是這兩年的事,有次在刀房閒聊,學長就說「我們那時候apply還考夾紅豆跟伏地挺身耶」。真驚人,到底是誰想出夾紅豆這種團康遊戲...XD。

要求很多,學得更多,內外全科,進可在醫院開大刀,退也可在外面開診所,果真是ENT迷人之處。


跳著回憶,AIR

AIR,一般常稱「Rheuma」。這是一段屬於有點創傷的回憶,由於這一科的老師講話都細得像蚊子,當一堆人圍在電腦前的時候,常常聽不到老師在講什麼...。再加上我跟的老師行蹤呈現飄忽不定的狀態,常常會抓不到她到底啥時查房,於是......我就來個怒走自己查。(囂張的小殼蠟可)其實也不是說什麼自己查拉,就是去看看我要做報告的病人。

掐Run的逆襲
記得在Rheuma好像有一次Chart run變成case report,就被驚嚇到了。天才主任一進來就叫我們報病人的狀況,結果因為準備得很差就爆炸了XD,不過主任說了一些話倒是很受用,他說「clerk就要假設自己是intern,intern就要假設自己是R,R就要假設自己是VS,這樣才會進步阿,每次報告都要充分準備吧」。也就因為主任這樣說,我也調整了自己的心態(接受奴力訓練lv.1),有時候會去想一下,如果我真的是intern的話,我應該要做到什麼程度。所以在報告的時候因為有做極充分的準備,幾乎沒被電。(選了一篇夠新夠好的review article也是重點之一呵,省時方便)


跳著回憶,GI

在GI的時候就是看胃鏡看胃鏡大腸鏡。老師非常的nice,其實整個GI team都非常的nice,會讓人覺得如果我是走西醫的話,走GI可以喔。(但是後來知道GI屎尿多,呃...我鼻子雖然不好但也沒那麼不好啦,GI敬謝了)GI的總醫師也非常的罩,teaching又很好,liver function那時候整理得非常清楚(不幸現在又全忘了),總醫師在一般內的teaching也很棒,尤其是教大家值班survival簡直是太精采了,一句話說「掐一點水又不會死」真的很經典。

望年會居然抽到獎
GI正好在望年會季那個附近去的,殼蠟可也受了邀,非常無恥的去那邊吃吃喝喝又抽獎,還抽到餐卷,真的很嗨,我長這麼大抽獎抽到的機率是少之又少!感謝GI阿真是好科。


跳著回憶,GM

其實一般內有一些許的悲劇,因為一開始搞不清楚到底該跟誰以致於最後我跟了兩個老師,一個是腎內的老師,一個是GI的。不過也好啦,因為我沒選到nephro。而且在一般內我覺得自己做的報告也沒報好,所以覺得不太順。而且一般內有海量的teaching,比較多事一點。


跳著回憶,CV

CV是一個讓人覺得很帥卻不會想進的一科。聽說我們跟的老師以前也是大砲,但是後來變佛心了。我的任務是每天問一個問題,然後老師就從頭到尾把一個病的診斷、治療還有一切的criteria跟study的名字(比如說什麼HOPE study)一口氣背出來,簡直是walking小麻。記得老師穿著值班服走路的樣子很可愛。偉哉長庚,居然大P也在那邊值班(流汗)。要離開CV的時候老師講了一句經典台詞「我的錢都給太太管阿,你看我都沒帶錢。男人有錢就變壞,女人有錢會顧家,所以這樣比較好。」


跳著回憶,Chest

Chest的時候遇到過年,所以幾乎都沒去就這樣過了。比較好玩的是戴著N95看做氣管鏡,看的時候就在想,是不是做Chest要帶有一點點S性格,因為氣管鏡真的好恐怖阿(病人呈現溺水狀)。


跳著回憶,Meta

完全不記得Meta在幹嘛,就這樣飄過了,存在感真的好低喔...。說看DM foot好像也不是在meta,是嗎?那個要剁腳趾的是在meta嗎?(充滿疑惑)


跳著回憶,CVS

跟毫無存在感的Meta比起來,CVS的存在感真是太~強~烈~了~~~(回音~繞樑~)。在CVS不僅過著踩著刀尖的生活,進刀房還有種想咬舌自盡的感覺,小的在下在晨會被抓用ipad電到飛天,反擊一次回答問題把PGY KO。CVS精彩度100分,推薦度50分。

隨時都會用120分貝轟炸的主任
其實主任是個很NICE的人(大笑)。看到主任的名字你會開始幻想...應該是「她高傲,但是宅心仁厚,她謙虛,但是受萬人景仰」的一個絕世美女...

BUT NO!

主任受萬人景仰,而且隨時會以加農砲轟人,我們小克拉克看見總醫師被轟飛天...心中真是無限的景(ㄐㄧㄥˇ)仰(ㄓㄤ)。聽說有一次移植心臟的時候,主任看到心臟有一點「疑似凍傷」,就用200分貝吼總醫師的名字,XXX!連恢復室都聽得到喔。


其他的科就不一一打了,在GS就是看肝移植很有趣,在拎杯骨科就是看神速開膝蓋很有趣,在皮皮科就是被Scabies嚇個半死很有趣,在NS就是覺得老師笑得有點心機心機的,而且teaching很多很不錯。八個月見習,不知為何比一整年的實習有意義多了。

時隔多日,總算是可以稍降低顧慮的講一些事,在中醫的江湖裡,如果想要保平安,還是少說一點吧別學我。中醫世界的事,有緣再聊吧。